記憶東麗

務本三村

    發布時間:2019-10-28        

村情簡介:務本三村,清朝末年建村,曾用名小馬場,“文革”時曾更名東方紅村。有840戶,2200人,耕地1200多畝。東至大鄭村,西至務本二村,南至稻地村,北至務本一村。

村名的由來

務本三村原來叫作“小馬場”,區別于靜海縣的“大馬場”。過去直系軍閥曹錕曾在此地圈地養馬。當時務本村附近荒草遍地,沒有人煙,曹錕買下周圍一大片地,派來很多人經營馬場,同時也招了很多佃戶,把一些比較肥沃的土地租給他們,這一帶漸漸有了人煙。

抗日戰爭時期,日本人在此建立“務本組合”,所謂“組合”,是指一種生產組織形式,當時的“務本組合”主要負責招募華工佃戶,負責稻米的種植、管理和收割。稻米全部作為軍糧,老百姓是不能吃的。佃戶把生產出來的稻谷交上去,然后食用日本人發下來的一些玉米面、高粱面等做成的“混合面”。

1956年成立農業合作社后,務本村的名字正式確立,取“以農為本”之意。1981年,由于務本村地廣人多,管理不便,經研究決定,將原來的務本村分為務本一村、務本二村和務本三村。務本三村就此得名。

講述人:謝惠清,87歲                                                                                                                                                                            

劉福田,76歲                                                                                                                           

整理人:李勁然         

一鍋米飯的故事

日本人占領天津的時候,修建了津塘公路和機米廠。當時的日本侵略者企圖采用“以戰養戰”的策略,將占領區變成軍隊后勤補給的大本營和基地。務本三村一帶水土肥沃,適宜水稻生長。以稻米為主要軍糧的日本人從日本國內運來“銀紡”水稻種子,發給當地的老百姓種植。“銀紡”水稻不僅口感好,而且抗倒伏和病蟲害,是上佳的水稻品種,可是日本侵略者并不允許水稻“外傳”。老百姓們辛辛苦苦種出來的水稻,自己一點都不能留,必須悉數上交。日本侵略者發給老百姓一些由玉米、小麥等雜糧組成的“混合面”,讓老百姓填飽肚子。

村里有個人叫張青山,小伙子力氣很大,能干活,飯量也大。那時候日本人發的“混合面”,口感差,不好消化不說,吃下去沒有多久就又餓了,充饑效果很差。年輕力壯且飯量大的張青山做夢都想吃一頓米飯。于是他壯著膽子,在上交日本人稻谷之前,留下了一點。等到晚上沒人時候,偷偷生火做飯。當時滿屋子都是稻米的香氣,可正當張青山想好好吃一頓米飯的時候,家里卻響起了急促的敲門聲和嘰里咕嚕的日語。張青山被嚇得半死,這要是被日本人發現,一怒之下,不知道他們會做出什么。張青山看看米飯,又聽了聽越來越急促的敲門聲,只好咬咬牙,一狠心,把整鍋的米飯都倒進了柴火里。

日本人例行檢查之后便走了,張青山望著被糟蹋的米飯掉了淚。

幾年后,張青山到南方去當勞工,每次想到當初的一鍋米飯就覺得可惜,于是攢了點錢,下了趟館子,也不點別的,只是要了三碗米飯。周圍的人都覺得奇怪,問他為什么吃這么多米飯也不要菜,張青山說自己只想好好地、過癮地吃一頓白米飯。張青山給周圍的人講了當初一鍋米飯的故事,人們聽后紛紛咒罵日本人的強盜行徑和無賴本性。

講述人:劉福田,76歲                                                                                                                                                                                

韓云清,70歲                                                                                                                                                 

整理人:李勁然

村中的文體活動

務本三村及其前身“小馬場”有著悠久的文體活動傳統。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村子就建有自己的評劇團。評劇團的演員班子是自發組成的,農活之余,聚在一起排練評劇,定期給鄉親們表演,有時候還會去市里和區里參加比賽。村里評劇團的表演既有經典劇目,也有一些根據國家最新政策排演的,著眼于政策宣傳的劇目,如《小二黑結婚》《兄妹開荒》等。評劇這種為村民們喜聞樂見的形式,寓教于樂,使村民們在勞作之余,輕松快樂地了解國家最新的政策方針。評劇團還會根據本村的真人真事編排一些劇目,或幽默詼諧,或激濁揚清,總能讓人在一笑之余多一些思考,也增加了整個村子的認同感和凝聚力。

除了評劇,村子里還有一支自發建立的秧歌隊。秧歌是一項在北方很有群眾基礎的代表性民間舞蹈,村里面為了鼓勵秧歌隊的活動,專門提供了一些道具、服裝。每周秧歌隊都有例行的排練,每到重大的節日和場合,村子里就是秧歌隊的“海洋”。秧歌隊的隊員們用舞蹈來表達自己內心的喜悅,同時也將快樂傳遞給他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在村子中間有一座用黃土堆成的臺子,約5米高。后來,村里人在土臺子上搭了一座棚子,這座普通的土臺子就成為一座戲臺。當時,為響應國家“文化下鄉”的號召,經常有劇團到村里演出,演出地點就是村子中央的這座“大戲臺”。

中國評劇院著名演員、評劇“新派”創始人新鳳霞曾來村里慰問演出,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不僅村子里萬人空巷,周邊幾個村子的人也都趕來看演出。后來村子里條件好了,建起一座“黃河戲院”,村子里的文娛活動和文化生活的氛圍更加濃厚。

除了全國性和區域性的曲藝形式,在務本三村還有一種天津特色的民間舞蹈形式——小車會。作為一種漢族民間藝術,小車會主要表演《施公案》中黃天霸帶領三班衙役化裝成戲班,在廟會上捉拿費德功的情節。根據鼓點和樂曲,每對演員按不同舞姿、不同風格進行表演。務本三村的小車會由十幾、二十幾個人組成,每天忙完農活或下了班就自發地聚集到一起,開始排練、演出。村民們如果閑來無事,也會拿著板凳馬扎去湊個熱鬧。

“文體不分家”,在熱愛文藝、曲藝的同時,“老小馬場”(務本三村的前身)還建立起了一支籃球隊。改革開放前生活條件很差,所有的商品都要用“票”購買,限量供應。籃球隊的物質條件十分匱乏,全隊上下只有一只籃球。隊員們的鞋都是去區里的供銷社好不容易買到的,所以隊員們都十分愛惜,怕鞋底磨破,自己動手把鞋用“納千層底”的方法包上好幾層。但物質條件的匱乏并沒有影響籃球隊員的斗志,當年的籃球隊在市里和區里的比賽中都取得過不錯的成績,為村子爭得了榮譽。

講述人:謝惠清,87歲                                                                                                                                                                                 

劉福田,76歲                                                                                                                                                                

整理人:李勁然

盛產司機的務本三村

熟悉務本三村歷史的人都知道,務本三村有一種“特產”——司機師傅。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東郊區(東麗區前身)的卡車師傅全是務本三村的人。務本村(原小馬場村)盛產的司機技術高,素質好,車子壞了還能自己修,在周邊的村子,甚至全區都享有盛名。

務本村司機人才輩出是有淵源的。中日建交后,開始了零星的商貿往來,但是民間的商品貿易仍以小件商品為主。那時候全區都沒有幾輛汽車,雖然聽說過日本的汽車品質高,銷量好,但是誰也沒見過。

當時的務本村(小馬場村)是個大村,出于發展的實際需要,村里派人到日本買了兩輛汽車——一輛豐田,一輛尼桑。又托人買回了“解放牌”卡車的零件,召集了幾個腦瓜活絡的小伙子,照著圖紙愣是組裝出幾輛卡車。

這下子,務本村在周邊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在20世紀80年代初,一個村子能擁有一支車隊,放到哪里都算一條新聞。當時東郊區如果辦活動需要用車,也會來務本村借調。就這樣務本村早早地運營起一支車隊,而車隊的運營免不了需要司機和修車師傅。那時候條件有限,司機和修車師傅往往合二為一,司機必須又會開車又會修車。   

司機招募大多以本村村民為主。招募司機的消息一發出去,村子里很多小伙子都爭著搶著報名,都想摸一摸“洋玩意”,開著車神氣地走南闖北。因為報名人數多,所以司機的選拔也是優中選優,選出了身體素質好、頭腦靈活、動手能力強的小伙子進行培養。務本村對司機的培養起步早,起點高,歷史悠久,一幫一帶,因此出了很多司機人才。

講述人:謝惠清,87歲                                                                                                                                                                                     

劉福田,76歲                                                                                                                                                                

整理人:李勁然

魚 米 之 鄉

務本三村是個歷史悠久的魚米之鄉。因為地處海水與河水的交匯處,海水的起潮落潮帶來了豐富的養料,也帶來了豐富的魚苗和螃蟹苗。同時,水的溫度與環境又特別適合魚蝦等河海水產品的生長。

早些年,一年四季都吃螃蟹,那個時候螃蟹多,誰都沒認為它們有多珍貴。早晨家家戶戶都去河邊撿螃蟹,多的時候,一早晨能撿數十斤螃蟹。留在家里吃一些,多余的拿到市里去賣。村民們還把打稻谷剩下的“皮頭”倒進河里喂螃蟹,很有可持續發展的朦朧意識。

務本三村水資源豐富,土壤肥沃,水田成片,特別適合水稻生長。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總產量就可達到約20萬斤左右。每次打完水稻,都會剩下很多秸稈,心靈手巧的村民并沒有把這些稻秸全部焚燒或填埋。他們“變廢為寶”,把這些秸稈加工成草繩、草簾,又把蘆葦稈加工成葦席簾。這些加工的產品暢銷天津市,成為當地的又一項特色產品。

除了魚米,務本三村還有兩項很有特色的農產品——“東方紅”西瓜和西紅柿。“東方紅”西瓜得名于1956年在務本村建立的“東方紅高級農業合作社”。“東方紅西瓜”以其皮薄、沙瓤、含糖量高、口感好為人們所認可,成為當時東郊區政府招待外賓的指定水果,也曾經被運到香港,行銷海外,受到人們的一致好評。

當時的“東方紅”西瓜,擺在那里,一眼就能看出來,因為正宗的“東方紅”西瓜橫看豎看一般大,口感好,營養價值高,外觀也十分美觀。務本三村地處九河下梢,運河水和黃河水帶來了豐富的營養物質,因此土壤肥效好,很適合西瓜的生長。

務本三村的西紅柿同樣受大家歡迎。個大,沙瓤,口感好,每次務本三村的西紅柿一擺出來,來收菜的小販就會用頭上戴的帽子一扣,搶先把西紅柿占上,以免被別人搶走。“帽子扣的西紅柿”的說法就出自此處。

講述人:趙桂起,64歲                                                                                                                                                    

整理人:李勁然

熱點新聞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怎么看 青海快三2018060501 山西十一选五下载 医生网上回答赚钱 上古卷轴ol快速l赚钱 正版双喜大厅客服 双色球怎么赔法 虎扑篮彩神棍区 秒速飞艇官方网站 双色球历史杀号分析牛彩网 彩盈彩票网址 快中彩玩法 大连娱网棋牌棋手机版 玩ag一天赢了100多万 彩38彩票群 刷帖赚钱6 烟草专卖店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