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東麗

東大橋村

    發布時間:2019-10-24        

村情簡介:東大橋村,曾用名四頃地,有704戶,2400人,耕地2630畝。東至小東莊村,西至穆家臺村,南至中營村,北至向陽村。

村名的由來

20世紀以前,東大橋村所在的地區還未得到開發,放眼望去,荒草叢生,無人居住。八國聯軍侵華戰爭中,清政府軍隊節節敗退,最終兩圣西狩,京師易手,被迫簽訂喪權辱國的《辛丑條約》。自第二次鴉片戰爭以來,清軍依托大沽炮臺曾四次與外來侵略者進行殊死抗爭,大沽炮臺儼然成為中國人民抵抗精神的一種象征。出于軍事目的及打擊中國人民抗爭精神的考量,列強要求清政府必須自毀長城——裁撤大沽炮臺。清政府為了解決這些被裁撤炮臺守軍的生計問題,就讓他們到東大橋所在位置開挖河道,開荒屯墾。這些士兵夜以繼日,最終挖出一條南北走向的連接海河的河道,被稱為東河,其中一些人沿河岸修建房屋定居下來。

民國成立后,大軍閥曹錕在此地購地四頃,招佃耕種。曹錕曾貴為中華民國大總統,且是直系軍閥首腦,黑白兩道的人物均不敢招惹他,這里作為曹大帥的田產漸漸為外人所知曉,并被人們稱為四頃地。后來,一些外地人遷居到這里,在兩岸沿河而居,漸漸地形成一個小村落。為解決往來東河兩岸交通不便的問題,村民們集資在東河上修建了一座小橋,叫作東河橋。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村民們覺得村莊的名字“四頃地”還是舊社會時所起,不能夠代表新社會的新氣象,因為當時村民們多集中居住在東河橋附近,就把村莊的名字改為東大橋,沿用至今。

注:1996年版《東麗區志》載,東大橋村為清朝末年建村。

講述人:孫玉岐,69歲       

曹景艷,64歲        

劉樹才,64歲            

整理人:郝       爽                                                                                                                       

四頃地天主堂

自清同治年間在天津縣東部靠近寧河縣軍糧城以西開辟排地后,至光緒年間,排地人口越來越多。天津縣為治理方便,以京山鐵路與中河為界,將排地劃分為四段:中河以東,鐵路以南為一段;鐵路以北為二段;中河以西,鐵路北為三段;鐵路以南為四段。各段均設負責人,管理本段各村的一切行政事務。其中,排地二段僅有千余人,卻有仁慈莊(今向陽村)、四頃地和新德莊(今大新莊)三座教堂。

排地二段的范圍為:南臨京山鐵路,西瀕中河,東與時屬寧河縣的軍糧城管界毗連,北與今屬華明街道管轄的貫莊、趙莊子接壤。轄四頃地、穆家臺(與以下各村均屬今金橋街道)、南窯(今雙合村)、郭家臺、劉家房臺(今流芳臺村)、劉家官房(今三合莊)、仁慈莊(今向陽村)、新德莊(今大新莊村)和北窯(今屬大新莊)9個村。

1918年仁慈莊建天主教堂后,附近各村教徒漸多,仁慈莊教堂容納不下,天主教天津教區于1919年春,在四頃地增建了8間平房作為教堂。

四頃地教堂位于四頃地村東河東岸,大橋以北,今東大橋村委會路西,邊姓村民房南,其地址原是家住四頃地任排地負責人的李富棟(在原籍寶坻就是天主教徒)獻出的自己一畝多旱澇保收的河灘地。教堂蓋了比住戶房屋高大許多的4間南房和4間北房,都是青磚做堿、青瓦扣頂的,所謂“穿鞋戴帽”的房屋。北房西頭單間為神甫更衣室,另3間通了的為教堂,內中祭臺、跪凳、圣像等一應俱全;南屋西頭單間為教師宿舍兼辦公室,另3間通著,為教堂附設的小學教室。院落大門朝東,面向南北大道。門樓上懸掛著教堂的鐘。

四頃地教堂的一切宗教活動由仁慈莊教堂或天津西開教堂的神甫來主持,始終未設本堂神甫。天主教堂按規定有嚴格的等級之分,規模較小而無本堂神甫的教堂理應叫“公所”。但是,漢人中天主教徒祖先多信仰佛教,佛教徒無論大廟、小廟都叫廟,所以排地人不分大教堂、小公所,都叫作“教堂”或“天主堂”。

天主教中管理教堂和教徒們日常事務工作的人稱為“會長”,一般是教徒中有一定地位或財勢的人。四頃地天主教的首任會長理所當然地是由李富棟擔任。后繼者為吳鳳春、張振海、張學發等。

四頃地教堂留給人們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是:20世紀40年代初,教堂附設的小學來了位林樹銘老師,他是山西人,也是個天主教徒,師范畢業,多才多藝。他一個人教大復式班,教一至四年級的國語、算術、體育、音樂、美術、手工勞作等一切課程。

     民國31年(1942年)農歷二月二十日,恰逢耶穌復活節,林老師應仁慈莊天主堂神甫蘇鴻勛之邀,帶領學生去仁慈莊天主堂過大瞻禮。他臨時作詞譜曲創作了一首歌,教學生們演唱。唱詞的曲調令當時在上小學,至2008年已白發蒼蒼、兒孫滿堂的77歲的楊靖巖記憶猶新。他動情地唱道:“二月二十,民國三十一,慶賀耶穌復活大瞻禮。我等小學生,來自四頃地。全體拜賀,首先脫帽,舉行三敬禮: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禮畢,跪求神甫降福我眾愚。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阿勒路亞,阿勒路亞,及神圣之名。”

歌詞中的“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意為憑借圣父、圣子及圣神的名義。因是憑借,父為圣父,子為圣子。天主教以圣父、圣子、圣神三位為一體。

“阿勒路亞”,源于希伯來文,系拉丁文的譯音。此處可譯為“祝賀”。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翻身的農民不愿意再叫與地主有關的舊村名【注】,1950年民主建政時更名為東大橋村。隨著人民生活的提高,1952年以后,小學翻新,建立了30多年的教堂才徹底在東大橋村不復存在了。

注:今東大橋村,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叫四頃地,原是天津市八大家之一的穆家于清光緒年間在排地二段買了幾百畝地,招佃戶耕種;建立了穆家臺后,又在穆家臺以東、東河以西買了四頃地,招佃耕種。佃戶們沿東河兩岸而居,漸漸形成村落,于是稱該村為“四頃地”。1924年,曹錕被馮玉祥從大總統寶座上趕下臺后,在天津東郊置地斂財,在早已置下的曹家老圈(今稱老圈,屬新立街道管轄)西北和曹家圈(今屬四合莊)東北,又從穆家手中買下了四頃地,于是該村的一部分人又成了曹家的佃戶。因此,四頃地的村名與地主有關。

撰稿人:傅鳴山,83歲

革命烈士孫從德

孫從德(1927年12月—1951年)出生于東大橋村的一個普通農民家庭,全家依靠父親為地主耕地做工為生,平日里勉強能夠維持生計,遇到水旱災荒,莊稼歉收就得餓肚子,日子過得很是拮據。

在孫從德的少年時代,國內政治局勢動蕩,各派系為一己私利明爭暗斗,最后更是在中原大戰中刀兵相見,殺得你死我活;國外奉行軍國主義的日本對中國虎視眈眈,相繼挑起九一八事變、一二八事變、“華北事變”等一系列爭端,步步緊逼,最終在盧溝橋發動全面侵華戰爭。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內憂外患的國情使得孫從德沒有享受過孩童時期本該有的無憂無慮,卻從小切身感受到了濃烈的家國危亡氣息。

中國人民經過八年艱苦的浴血奮戰,在付出巨大的代價后,終于打敗了日本侵略者,取得抗戰的偉大勝利。孫從德這時也長成一個身強體壯的大小伙子,他同其他人一樣,期望著以后能夠過上太平日子,種上幾畝地,過兩年再討個媳婦,贍養已經逐漸衰老的父母。

可國民黨早已決定要獨霸政權,要消滅抗戰時期迅速壯大的人民武裝,內戰的爆發已不可避免。就這樣,還沒享受幾天安穩日子的孫從德和村民們再次被卷入了戰爭的漩渦,這時,已經長大的孫從德已經學會去思考孰是孰非。他通過觀察,發現共產黨領導的游擊隊同國民黨部隊相比,雖然衣服破舊,裝備參差不齊,但總是充滿著昂揚的斗志,精神面貌比后者好得多,同老百姓的關系也更為和睦。隨著共產黨在戰場上的不斷勝利,孫從德也聽到越來越多從解放區傳來的打土豪分田地的消息,這更加堅定他對共產黨、解放軍的向往。最終,在解放軍大部隊到來后,孫從德毅然決然地扔下鋤頭,報名參軍,成為一名光榮的解放軍戰士。

參軍之后,孫從德隨部隊南下,追殲國民黨殘余部隊。由于在戰斗中英勇頑強、不怕犧牲,孫從德很快成為連隊里的模范人物,并被提拔為班長。之后,他作為班里的核心,在戰斗中帶領大家英勇殺敵,在生活中關心照顧戰友,把班集體建設成一個堅強的戰斗堡壘,在歷次戰斗中都像一把尖刀撕裂敵人的防線,立下赫赫戰功。

朝鮮戰爭爆發后,戰火不久燒到中國邊境,狂妄的美國人一旦飲馬鴨綠江,將給新生的人民政權帶來巨大威脅。孫從德所在的部隊很快被調往東北邊防前線,高唱著“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的嘹亮軍歌開赴朝鮮,抗美援朝,保家衛國。在敵人的狂轟濫炸之下,志愿軍的補給供應十分困難,在朝鮮半島極端嚴寒的冬季里,孫從德和他的戰友們只能一把炒面一把雪來充饑。即使是在這樣惡劣的條件下,英勇的志愿軍戰士依然頑強作戰,憑借血肉之軀把敵人的鋼鐵軍隊一步步擊退到三八線上。在戰斗間隙,難得的短暫休息時間,孫從德還積極配合指導員的工作,鼓舞班里戰士們的士氣,增強大家必勝的信念。

1951年4月,第四次戰役期間,孫從德奉命帶領全班堅守一處高地,阻擋敵軍進攻,為大部隊反擊爭取時間。敵人依靠優勢裝備,向志愿軍陣地傾瀉彈雨,孫從德和戰士們在炮火襲來時躲入掩體,待敵人步兵沖擊時再進入坑道頑強阻擊,就這樣他們依靠簡陋的輕武器將敵人牢牢地拖在陣地前面,不能前進一步,勝利地完成了攔阻敵人數小時的任務。

正當他們完成任務實行轉移的時候,一顆流彈擊中了為全班殿后的孫從德,雖然戰士們拼死將班長抬出了戰區,可是卻終究沒能挽回他年僅24歲的生命。孫從德和無數戰友一樣,永遠地長眠在他們奮戰過的這片異國他鄉的土地上。

講述人:孫玉岐,69歲                                                                                                                                                                              

曹景艷,64歲                                                                                                                                                             

劉樹才,64歲                                                                                                    

整理人:胡民東

德藝雙馨的中醫伊永祿

村里能人異士不少,其中有位德藝雙馨的中醫,名叫伊永祿(生卒年月不詳)。他出生于地主家庭,卻絲毫沒有紈绔子弟的樣子,從小就同情貧苦百姓的悲慘境遇,特別是被疾病折磨的可憐人。于是,很小的時候,他便立志成為一名醫生。果然,皇天不負有心人,憑借著天資聰穎,加上勤奮好學,伊永祿順利地穿上了夢寐以求的白大褂。

伊永祿畢業后先在唐山行醫,后來調到天津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工作,任急癥部副部長。作為一名中醫,伊永祿在“望聞問切”方面深有造詣,也憑借著這項技能成功地醫治好許多病患。

有一次,一個年輕人帶著父親來問診。伊永祿在給其父看完病后,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年輕人,說道:“小伙子,我看你的氣色好像不太正常,趁著現在在醫院去檢查一下吧。”年輕人不以為然,心想醫生總愛小題大做,喜歡給沒病的人治病,好多增加點收入。便開口答道:“大夫,我這身體挺棒的,能有什么病。”說罷,扶著父親就要離開。伊永祿只好叮囑道:“下次最好親自陪你父親過來復診。”

過了十多天,年輕人不僅陪父親復診,也給自己掛了號。來到醫生面前,年輕人懊悔道:“伊大夫,還真被您說中了,我最近老是覺得胸悶氣短,還整天提不起勁兒來,麻煩您給看看吧!”在一旁的父親也急得直跺腳,埋怨兒子上次不聽醫生的建議。伊永祿忙安慰道:“別急別急,我先給他把把脈。”“你們放心,小伙子沒什么大礙,只是有點氣滯血瘀,拿幾劑中藥調養一下,平時注意多運動就好了。”伊永祿邊寫藥方邊說:“上次你們來時我看小伙子面色發黃,不太正常,看著像是氣血失調,你們還不信呢!”此事一傳十,十傳百,從此之后,伊永祿的名氣更大了,許多患者慕名前來。

伊永祿在醫院上班時,時常會遇到前來求醫的鄉親們,他每次都是熱情招待。一天下午伊永祿下班后,走出辦公室準備回家時,看到醫院門診大廳門口站著個人,看上去好像東大橋村的一個村民。見到老鄉,伊永祿格外高興,連忙上前打招呼。兩人寒暄完畢后,伊永祿得知,原來這位村民是來看病的,但因上午家里有事走不開,所以來得晚了,醫生已經下班。而之后幾天正是農忙的時候,沒空來看病,現在這個村民回也不是,留也不是,正在這兒發愁呢。伊永祿見狀道:“這樣吧,今晚你就住到我家,別回去了,明天早上咱們趕早掛號,保證讓你中午之前趕回家,不會耽誤多少農活。”說完,便拉著村民回到自己在市區的家中。

第二天一大早醫院剛上班,伊永祿就帶著這位村民掛上了號,早早地看完了病。這位村民回村前,伊永祿特意交代,以后要是鄉親們來看病有什么困難的話,可以隨時去他家里找他。之后,只要村民們前來找他求助,他和夫人總是非常熱情,盡自己最大努力為鄉親們提供幫助。

伊永祿醫術高超,在醫學的前沿領域勇于探索。一直以來,關于如何以中醫來治療重癥、危癥都是中醫界的一大難題。經過多年的行醫實踐,伊永祿提出:毒性藥材在中醫臨床中具有重要作用,是對付疑難雜癥的一大利器,作為醫生不能聞毒色變。在保證患者健康和醫療安全的前提下,伊永祿經過多次試驗,最終總結出一套獨特的診治手法,創造性地運用制川烏、制草烏、制附子等毒性藥材來治療心血管與類風濕等疾病,為許多患者帶來了福音。

不僅如此,在培育后生晚輩方面,伊永祿也一直秉持著兢兢業業的態度。1984年,天津中醫學院正式成為碩士研究生培養基地,伊永祿醫生當仁不讓地成為碩士研究生導師之一。

講述人:孫玉岐,69歲     

劉樹才,64歲                                                                                      

整理人:陳         金                                                                    

醫者仁心——李景海

東大橋村的李景海(生卒年月不詳)出生于一個地主家庭,長大后學醫。學成后,在河東醫院做外科大夫。他待人熱情,又醫術高明,是患者心目中的名醫。關于李景海從醫的原因,還要從他小時候的一段經歷說起。

以前的東大橋村,位置比較偏僻,沒有直達外面的公路,出行不便。村民們有個頭痛腦熱、感冒、拉肚子等,只能到十幾公里外就醫,來回還要花不少車費,對村民來說很不方便。村民為了省事,許多小毛病都拖著,等著身體自愈。

李景海小的時候,身體不太好,經常生病,每次生病都要讓父親背著去看病,即使深更半夜也是如此。因為要步行十多公里,每次都把父親累得氣喘吁吁,那時他趴在父親背上想,等長大了,一定要當醫生,為人們解除病痛。

就這樣,中學畢業后,李景海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醫學專業,畢業后被分配到河東醫院做外科大夫。李景海醫術高超,常常是藥到病除,又因年幼時體弱多病的經歷,更加了解患者的痛苦,故而對每一位前來就診的患者都抱著高度的同情心和責任感。

從醫沒多久,李景海就在患者之間小有名氣,不少人慕名前來尋醫問藥。東大橋的鄉親們要是得了病來河東醫院找李景海診治,李景海更是十分熱情,經常幫鄉親們在醫院里忙前忙后,完全沒有一點架子。在診療之余,李景海常和來看病的鄉親們拉拉家常,對村民們的健康狀況更是格外關心。

一次,李景海趁著周末休息回到東大橋老家。在家的兩天時間里,碰到有身體不舒服的村民到李家讓他幫忙看看,他總是滿口答應。他發現村民們患的大都是些常見的疾病,身體并無大礙,但這些小病處置不當也會留下病根。李景海勸說鄉親們有病要早治,不要拖到釀成重癥才開始重視,這樣醫生也回天乏術。但村民無奈地答道,他們也不是不知道這個道理,只是因為村里離醫院有些距離,來回一趟得費不少時間,再加上地里的農活又多,有時也脫不開身,因此得病后多半會扛著。

李景海聽后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就是因為小時候家鄉的醫療條件太差才下定決心學醫的,這么多年過去了,沒想到現在鄉親們還存在看病難的問題。醫生的職責和對鄉親們的感情,讓他覺得一定要做些什么。于是,他把每個村民的病癥都用小本子記下來,等回到醫院后,再根據記錄的癥狀買下不同的藥品,并寫明注意事項,托家人給村民帶回去。

之后,李景海考慮到,自己上次回家時沒有什么準備,尚且能幫助幾位患病的村民,要是有所準備的話,肯定能幫到更多的人。于是他根據自己多年的行醫經驗,準備了一些常用藥品,趁著下次假期回村時一并帶了回去。

和上次相比,來家里診治的村民更多了。李景海認真詢問病情,然后對癥下藥。由于看病的鄉親絡繹不絕,一天下來,李景海的工作量比在醫院上班時還要多,家人戲稱他的工作時間是五加二。就這樣,李景海把假期義診當成了一項長期性的工作,只要時間允許,他總會回到村里替村民們義務診治病情。在那個醫療條件不甚發達的年代里,這種義舉為不少患病村民帶去了福音,極大地方便了大家的生活。

為了讓村民了解到更多的醫療衛生健康知識,替群眾及時醫治一些常見病,李景海還經常會帶一些關于醫療衛生健康知識的資料,為村民們普及一些基本的衛生知識。

雖然李景海在幾年前去世了,但是至今村民們還會懷念這位仁心仁術的好醫生。  

講述人:曹景艷,64歲                                                                                                                                                                                 

劉樹才,64歲                                                                                                                                                   

整理人:郝       爽

秧歌隊和文藝隊

在東大橋村,只要一提起村里的秧歌隊和文藝隊,村民們都滿臉自豪,交口稱贊,“那可是我們村的一大特色”,“我們的秧歌隊跳得可棒啦,到各處比賽還經常拿獎呢”……作為東大橋的兩大文藝團體,秧歌隊和文藝隊給村民們的日常生活帶來了許多樂趣。

秧歌隊成立至今已經十四五年,參加秧歌隊的都是本村村民,最小的30多歲,最大的已經75歲,人員最多的時候達到70余人。

北方的農村秧歌雖然普遍,但剛開始的時候,村民們并沒有計劃要成立這樣一個組織,只有少數幾個人自己玩玩。后來,大家覺得平時空閑時間挺多,要么幾個人聚在一塊打牌,要么自個兒在家里看電視,很少出來運動,既然不少人都會扭秧歌,干脆就把大家集中起來,成立一個秧歌隊,這樣既豐富了村民們的日常生活,又能夠鍛煉身體。

說干就干,幾個召集人把這個想法向大家公布后,很快組建起一支20多人的小隊伍。這些村民平日里就愛扭扭跳跳,苦于沒人組織,互相之間也沒有聯系,聽到村里成立秧歌隊的消息后,都踴躍報名。

秧歌隊成立之初,沒有專門的排練場地,在村民家中院子里和公路邊的空地上練習。后來,村委會的領導見村民們對秧歌隊抱有很高的熱情,于是給予大力支持,專門撥款在村中建造了一個活動中心和小廣場,秧歌隊再也不用四處尋找訓練場地了。除此之外,村中每年還給每名隊員免費提供一套演出服裝。

在村民的熱情參與和村集體的大力支持下,東大橋秧歌隊很快發展壯大起來,參加的村民越來越多,表演的節目也不斷推陳出新,很快成為街道里一顆耀眼的明珠。在東麗區舉辦的文藝比賽中,村里的秧歌隊多次獲獎;在一年一度的老袁莊老姆廟廟會和各種企業的開業慶典活動中,總能看見東大橋秧歌隊的活躍身影。甚至還有企業老板在表演結束后問這些秧歌隊員是市里哪個文藝團的,當得知全部由村民自發組成后連連贊嘆,表示以后還要請他們來演出。

2007年,村里一些愛好曲藝的村民見秧歌隊辦得風風火火,很是不錯,便仿照著他們建起了文藝隊。文藝隊中不僅有本村喜歡樂器、唱歌的村民,還吸引了附近村子的一些村民前來參加。每次排練,他們都要特地趕到東大橋村,雖然有些麻煩,但隊員們都是樂在其中。文藝隊表演時需要的器具一開始由村民們捐款購置,后來同秧歌隊一樣,都由村集體無償供應,更是激發了隊員們的熱情。

在秧歌隊和文藝隊這兩大文藝團體的引領下,東大橋形成了濃厚的文藝氛圍,而秧歌隊和文藝隊也成為東大橋的兩張靚麗名片。

講述人:孫玉岐,69歲                                                                                                                                                    

整理人:胡民東

熱點新聞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怎么看 3D福彩下载 有重庆时时彩网址吗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今天期 当支书要这样赚钱 4场进球彩157期对阵表 埃及宝藏推币机技巧 宠物小精灵心金赚钱 天津快乐10分app 北京11选5历史开奖记录 诈金花梭哈 三分pk10计划网页 深圳杂货店赚钱 赚钱快的服务业 湖北11选5网上投注 烫菜赚钱吗